登录close

建议反馈close

首页>澳门金沙国际官网>【秋拍精品】吴昌硕花卉特辑:金石气象,花草情怀

【秋拍精品】吴昌硕花卉特辑:金石气象,花草情怀

发布时间:2016-11-22 15:35:24

回望二十世纪的中国近现代画坛,一代宗师吴昌硕的光芒无疑是最为耀眼的。 他的艺术影响到他之后的二、三代人,众多现代绘画大师或出自其门下,或深受其艺术影响,如北京画派的陈师曾、齐白石等,现代最具实力的大家傅抱石、李可染、黄宾虹等无不源自吴昌硕。吴昌硕,又名俊卿,号缶庐,清末民初篆刻家,亦工书法、绘画,为“后海派”中的代表,是西泠印社首任社长。吴昌硕的艺术贵於创造,他将篆刻时的刀法融入绘画,追求古朴美感,作品洋溢着金石篆籀之意。如此另辟蹊径的艺术语汇,曾为齐白石称道:“我欲九原为走狗,三家(指徐渭、朱耷和吴昌硕)门下转轮来(有时写作‘青藤老缶门下转’)。”可谓俊卿先生超越海派领袖的局限,令芸芸众生望而敬之。

吴昌硕  秋菊春兰
立轴  设色绫本
1914年作 
题识:秋菊春兰不并生,老夫合写意纵横,筠篮束缚瓶低亚,更遣菖蒲作主盟。野村先生属写为拟李复堂大意。甲寅秋九月,新得赤乌砖砚,点墨极光细,古色斑斓,亦文房中之砺友也。安吉吴昌硕。
印文:俊卿大利、昌硕、道在瓦甓
142×40 cm.
RMB: 4,800,000-5,800,000

说明: 野村素介旧藏。野村素介(1842-1927),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功臣,日本贵族院议员、男爵,晚年以素轩之号活跃于日本书画界,曾任日本书道协会会长,1908年与中村不折、土方秦山等人成立“健笔会”,专门研究六朝书法,与吴昌硕多有切磋,此间以画相赠。


红花墨叶与黄花绿叶的秋菊,配色古艳


此幅《秋菊春兰》作於1914年,吴昌硕时年七十岁,因得到友人赠予的一方赤乌塘砚〔即澄泥砚〕,随即趁兴画下了这幅作品,并作自题诗:“秋菊春兰不並生,老夫合写意纵横;筠篮束缚瓶低亚,更缱菖蒲作主盟。”此类自娱自乐的作品在吴昌硕的传世作品中并不多见,倒是齐白石学他的作品传世非常之多,足见其珍贵。画款中 “拟李复堂大意”,乃吴昌硕惯用之谦辞。吴昌硕借鉴了李复堂绘画的丰富性与俏丽感,作品中竹篮线条的爽健、秋菊绿叶的古艳、皆比李复堂更显古厚单纯。

 

瓶中兰花写意淡雅


吴昌硕的艺术不仅使中国书画大家受益良多,更让日本艺术家顶礼膜拜。他们对吴昌硕以金石入画的创新技法孜孜以求,私下刻苦钻研,更有甚者结伴远渡中国,与大师交好往来甚至拜其为师。日本著名篆刻家河井荃庐曾向吴昌硕请教多年,并向日本篆刻界极力推崇,产生极大的影响。款识中所提野村先生,应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功臣野村素介(1842-1927),日本贵族院议员、男爵,晚年以素轩之号活跃於日本书画界,曾任日本书道协会会长, 1908年与中村不折、土方秦山等人成立“健笔会”,专门研究六朝书法,与吴昌硕多有切磋,此间以画相赠。

吴昌硕  杏花图·篆书七言联
镜心  设色纸本
 1920年作 
题识:
1.琼华夫人正画,庚申重阳后数日拟奚九设色,愧未能神似,吴昌硕老缶年七十有七。钤印:老缶、廖天一
2.朝雨微湿花吏好,夕阳平射桃阴多。庚申首春,翰怡京卿为其德配琼华夫人属书时值闭门养疴,腕力衰颓,勉副雅令即蕲清鉴,安吉吴昌硕年七十有七。
钤印:俊卿之印、仓硕
说明:上款“琼华夫人”为嘉业堂藏书楼主人刘承干夫人。刘承干浙江吴兴人,近代著名的藏书家与刻书家。清光绪三十一年考中秀才,宣统年间因连续在各地灾赈中捐银三万多两,累获分部郎中、四品卿衔、四品京堂,友人习惯称他为“京卿”。民国9年至13年,辟地20亩,靡金12万,在小莲庄鹧鸪溪畔建成嘉业堂藏书楼,“诸藏书家多佚出之本,无不归之,收藏遂富甲海上”。
中堂112×49 cm.
对联131×31.5cm×2
RMB: 4,500,000-6,000,000


娇嫩的杏花与厚重的枝干、鲜艳的色彩与豪放的笔墨融为一体


居上海后的吴昌硕,进入艺术盛期,创造了以“重、拙、大”的金石笔法和鲜艳的色彩结为一体的大量花卉作品,把金冬心、吴让之、赵之谦以来融金石书法于绘画的潮流推向新的阶段,成为“金石大写意”画风的最高阶段。此幅将娇嫩的杏花与厚重的枝干、鲜艳的色彩与豪放的笔墨融为一体,此作笔力雄壮,着色古艳,正是吴氏晚年的代表性风格。

 

书法从石鼓文中化出,运笔生辣古拙


吴昌硕的书法从石鼓文中化出,运笔生辣古拙,线条刚猛、生涩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。此幅对联结体与石鼓文似无差别,用笔苍劲恣肆,磅薄大气,笔势连冠流畅,宽博舒展。横、拐、点都在笔力遒劲之外透露出一种挥洒自如的趣意。

 

吴昌硕  富贵神仙
立轴  设色纸本
1912年作 
题识:富且贵兮寿而康,福地突兀开玉堂。神仙歌舞遣一觞,此乐夺过汾阳王。学让翁而神味不及,似近孟皋暮年之作,何耶?壬子九月,吴昌硕。
印文:俊卿之印、仓硕、石人子室
136×68.5 cm.
RMB: 1,500,000-3,000,000


牡丹盛开摇曳,富贵之气溢于纸上,枝干以篆籀入画


此《富贵神仙》取传统题材,以牡丹、水仙及顽石入画。吴昌硕的花卉作品,很大一部分都取材于具有吉祥寓意的传统花卉,如富贵神仙、福禄寿禧等。这幅作品即是以牡丹寓意富贵,以水仙寓意神仙。此画构图比较简洁,吴昌硕把气质类型完全不相同的两种花卉并置在一起,石头的嵌入更使得画面浑厚古拙,有重心之感。水仙、牡丹自然分成两个块面,高低错落,顾盼有致,犹如兵家布阵之犄角之势,互为照应。通过墨色和巨石的调剂,不但没有产生杂乱无章的冲突,反而相得益彰地统一在画面之中。

 

水仙碧绿青翠,超凡脱俗,用行草笔法


吴昌硕笔墨设色重、拙、大,金石味道十足。用墨浓淡干湿,各得其宜,表现出物象的内在气质和生命力。画中牡丹盛开摇曳,富贵之气溢于纸上;水仙碧绿青翠,超凡脱俗。牡丹枝干以篆籀入画,下笔沉稳,徐疾虚实,抑扬顿挫,金石味极浓;水仙则用行草笔法,活泼流畅, 松动飘逸。牡丹叶以大笔饱墨挥写,依枝干之势,上下错落,浓淡相生,元气淋漓;水仙用墨清淡,干湿适度,极富神韵。牡丹用没骨法画成,施以署红,用色沉稳,艳而不俗;水仙以汁绿淡染,素雅清高。艳者更艳,雅者更雅,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。

 

玉兰以水墨勾勒,与题跋融为一体


此《富贵神仙》作于壬子夏,即1912年,吴昌硕已近七十岁。笔致益简、益老、益厚、益拙,益加浑圆概括,再加上他那书法、篆刻的功力,真正形成了评论家所谓“重、拙、大”的特色,此画即是典型。难怪齐白石说吴昌硕晚年的风格“放开笔机,气势弥盛,横涂纵抹,鬼神亦莫之测,于是天下尚叹服矣”。

 

吴昌硕  双色梅
立轴  设色纸本
1920年作 
题识:梅妻林下风,偕向孤山隐。戏学时事妆,强为著脂粉。庚申夏仲,吴昌硕年七十有七。
印文:吴昌石、但吹竽
109×39 cm.
RMB: 1,000,000-2,000,000


绿梅呈向上生长之势


吴昌硕善于用纵长的立轴形制布局取势,此种构图因为长度长,更便于发挥书法纵横排奡的笔势,在布局的开合也适合花草木石的穿插安排,更符合草木花卉向上生发的自然生长规律。此幅以梅入画,枝干斑斑驳驳,墨笔浓淡、干湿、枯润、虚实变化。层次分明,更显厚重苍浑。

 

红梅呈向下摇曳之势


梅花朵朵绽放,浓淡兼而有之。以几条竖直线条作为梅花主干,小枝旁出;主干多处又伸出数干梅枝,穿插于主干之间。枝干交叉,杂而不乱;梅花点点,既有绚烂绽放的五瓣花,也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而其或正,或背,或侧。梅花作为岁寒三友之一,有着坚韧不拔,不屈不挠,自强不息的精神品质,天气愈寒冷,风雪愈欺压,花开愈精神,愈秀气。此幅中,吴昌硕的题诗也颇值得欣赏,“梅妻林下风,偕向孤山隐。戏学时事妆,强为著脂粉”。